当红艺人流失 头部剧目受限 欢瑞世纪陷入巨亏境地-世界上最长的指甲
  1. 首页
  2. 新闻动态
  3. 正文
编辑:当红艺人流失 头部剧目受限 欢瑞世纪陷入巨亏境地           发布时间:2020年02月24日 22:43:17

当红艺人流失 头部剧目受限 欢瑞世纪陷入巨亏境地

原标题:当红艺人流失 头部剧目受限 欢瑞世纪陷入巨亏境地

当红艺人流失 头部剧目受限 欢瑞世纪陷入巨亏境地

欢瑞世纪投资拍摄的《天乩之白蛇传说》在爱奇艺上线仅14天便被迫勒令下架重整;投资拍摄的《封神之天启》也由于政策原因未能如期播放。倘若欢瑞世纪销售给各大平台的作品不能如期播放,那么不断攀高的应收账款则有可能成为隐患。  近期,欢瑞世纪发布业绩预告,预计2019年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净亏损4亿~6亿元,同比下降284.84%~223.22%。对于业绩下滑的原因,欢瑞世纪表示,2019年影视行业仍然处于规范化调整期,公司面临压力,因此对应收账款和存货进行减值。  尽管近几年欢瑞世纪营收状况不错,但从数据来看,却是以应收账款的剧增作为代价的,真实现金流情况入不敷出。一旦其影视剧无法如期播放,很可能会对公司产生不利影响。  除此之外,大型IP和头部艺人的流失,也是欢瑞世纪面临的一大困境。更为关键的是,据《红周刊》记者核算,欢瑞世纪近年来营收和采购方面的财务勾稽关系存在较大疑点,需要公司给出解释。  巨额应收账款成隐患  提及欢瑞世纪或许大家并不陌生,一部《宫锁珠帘》将杨幂捧成流量明星、一部《古剑奇谭》让李易峰成为当红小生。与此同时,欢瑞世纪手中还有《盗墓笔记》《诛仙》等多部大型IP版权,那些年我们追过的电视剧里,或多或少都曾有过欢瑞世纪的身影。  2016年欢瑞世纪借壳上市,上市伊始,其营收和净利润均表现不俗——2016年至2018年,总营收高达36.34亿元、归母净利润累计为9.79亿元。但是在漂亮的业绩表现背后,却暗藏着应收账款暴增的问题。  数据显示,2016年至2018年,欢瑞世纪的应收账款分别为7.66亿元、17.2亿元、23.22亿元,分别占当期流动资产的23.72%、43.1%和49.07%。尽管应收账款高企是影视行业的“通病”,但《红周刊》记者对比了几家同行业上市公司后,发现欢瑞世纪的应收账款占比明显异于同行业水平。例如光线传媒,2016年至2018年,其应收账款占流动资产的比例分别为23.29%、8.76%和5.82%;华谊兄弟的应收账款占流动资产的比例分别为16.88%、19.25%和16.62%。显然,欢瑞世纪的应收账款占比远超同行业水平。表面上,应收账款的大幅增长提升了企业营收规模,但实际上这很可能只是企业赊销增长带来的短暂繁荣。  2018年7月,由杨紫和任嘉伦领衔主演的《天乩之白蛇传说》在爱奇艺上线仅14天便被迫勒令下架重整。此外,《封神之天启》也由于政策原因,未能如期播放,按照公司与客户签署的相关销售补充协议条款,若截止到2020年10月30日,该剧仍然无法播出,客户有权退片。据年报显示,《天乩之白蛇传说》营业收入为3.5亿元,占2017年度主营业务收入的22.32%;《封神之天启》营业收入为1.33亿元,占2018年度主营业务收入的10.02%。  除此之外,张涵予、秦俊杰、舒畅等联袂出演的《天下长安》亦惹人关注,在2017年度报告中为欢瑞世纪贡献了近5.67亿元的营收。2018年7月,本该按照约定在央视播放的《天下长安》惨遭撤档,截至2018年末,《天下长安》的应收账款账面余额为5.06亿元,公司已对其计提0.25亿元坏账准备。  2019年,网上曾传出广电总局对各大电视台下达了新规定:所有卫视综合频道黄金时段每月以及年度播出古装剧总集数,不得超过当月和当年黄金时段所有播出剧目总集数的15%。欢瑞世纪的布局以古装剧为主,倘若销售给各大平台的作品不能如期播放,那么不断攀高的应收账款则有可能成为隐患。  IP到期、艺人流失  运营模式或受冲击  “大型IP+流量”的模式,曾让欢瑞世纪获得不少红利。例如《盗墓笔记》,既有南派三叔众多粉丝的基础,又有李易峰、杨洋、秦俊杰等当红小生领衔。据年报显示,2017年至2019年上半年,《盗墓笔记》相关IP改编为欢瑞世纪带来的营业收入分别为6792.45万元、2.36亿元和3134.61万元。但去年6月,《盗墓笔记》版权到期,作者南派三叔亦在微博上公开表示不再续约。  除了大型IP的流失外,欢瑞世纪曾捧红多位艺人,在合约期满后也纷纷选择和欢瑞“分手”,例如杨幂、杨洋、李易峰等,在羽翼渐丰之后便陆续“出走”。眼下欢瑞世纪的主要艺人为杨紫、任嘉伦、秦俊杰等。  据年报数据,2016年至2018年,欢瑞世纪的艺人经纪收入分别为2631.37万元、8968.53万元和2.11亿元。2019年上半年,此项收入更是超过电视剧收入,达到7546万元,可见艺人经纪逐渐成为了欢瑞世纪的重要营收来源。  2019年上半年,欢瑞世纪前三大艺人便为公司贡献了共5804.15万元的营收,特别是第一大艺人更是为公司贡献了3518.71万元的营收。显然,头部艺人在公司经营上发挥着巨大作用,但倘若欢瑞世纪目前的头部艺人继续流失,将对公司“大型IP+流量”的模式造成不小冲击。  但据天眼查显示,作为欢瑞世纪“一姐”的杨紫,2016年6月便注册了自己的工作室——永康萨朗影视文化工作室,2017年1月,杨紫及其家人还共同注册了霍尔果斯永灿影视传媒有限公司。2018年和2019年杨紫主演的《香蜜沉沉烬如霜》、《亲爱的,热爱的》等多部热剧,均不是欢瑞出品。待杨紫和欢瑞的合约期满之时,是否会选择继续与欢瑞世纪签约?需要打上一个问号。  财务数据异常  除了上述问题之外,据《红周刊》记者核算,欢瑞世纪近年来营收和采购方面的财务勾稽关系也存在较大疑点。  年报显示,2018年欢瑞世纪的营业总收入为13.28亿元,当期的增值税税率为6%,由此可计算出当期的含税营收为14.08亿元。按照财务勾稽关系,该部分含税营收将体现为同等规模的现金流入和经营性债权的增减,那么实际情况如何呢?  先来看其经营性债权情况。2018年末,欢瑞世纪的应收票据为0.3亿元、应收账款(含坏账准备)为25.1亿元;2017年末其应收票据和应收账款(含坏账准备)分别为0.02亿元和17.84亿元。两项合计,2018年较2017年增加了7.54亿元,将其与含税营收数据相勾稽,理论上有6.54亿元的含税营收应体现为同等规模的现金流入。  2018年欢瑞世纪“销售商品、提供劳务收到的现金”为9.11万元,考虑到2018年欢瑞世纪预收款项较上年末减少了0.32亿元,因此当年公司实际收到的现金应该为9.43亿元,这一数值比上述6.54亿元的理论金额多出约2.89亿元,这多出来的2.89亿元的现金从何而来不得而知。  除此之外,2017年和2018年,欢瑞世纪采购方面的财务数据也存在疑点。  年报显示,2018年欢瑞世纪向前五大供应商采购金额为2.88亿元。占采购总额的26.03%,由此可以推算出当期的采购总额为11.06亿元,按照6%的增值税税率,可推算出当期的含税采购为11.73亿元。理论上,含税采购金额在财务报表中应有相同规模的现金流支出及经营性债务对其形成支持,但欢瑞世纪的采购数据却并非如此。  2018年欢瑞世纪应收票据及应收账款较上年增加了0.24亿元,这也就意味着当期形成了相同规模的经营性负债。按照财务勾稽关系,其含税采购总额扣除经营性负债后的金额为11.49亿元,理论上该金额应体现为经营性现金流的支出。  在合并现金流量表中,2018年欢瑞世纪“销售商品、提供劳务支付的现金”为13.07亿元,再加上当期预付款项减少的0.34亿元,则当期与采购相关的现金流大致为13.41亿元,将其与11.49亿元理论金额相较,多出了1.92亿元。这也就表明2018年欢瑞世纪大概有1.92亿元的现金流支出没有相关采购数据的支持,去向不明。  同样,其2017年的采购数据也出现了勾稽异常的情况。  年报显示,2017年欢瑞世纪向前五大供应商采购金额为3.26亿元,占采购总额的29.37%,由此可以推算出当期的采购总金额为11.1亿元,按照6%的增值税税率计算,则当期含税采购金额大致为11.77亿元。2017年末,其应付票据和应付账款较上年减少了2.84亿元,将其与含税采购相勾稽,理论上当年应该有大约8.93亿元的经营性现金支出。  不过据现金流量表来看,2017年欢瑞世纪“购买商品、接受劳务支付的现金”为10.49亿元,减去预付款项所增加的0.94亿元,则当期与采购相关的现金支出大致为9.55亿元,这跟理论上应该支出的8.93亿元相比要多6200万元,也就是说,2017年该公司则有6200万元的现金流支出不明。  对于营业收入和采购数据均出现勾稽异常的现象,恐怕需要公司给予合理解释。